“不……不不不,还是您来吧,我就不掺和了,您有事儿叫我就行,我就在外面!就在外面!”话还未说完,他人已经窜出了牢房中去,不见了身影。

  手腕被人轻轻地扣住,拉下来,乾荒亮晶晶的双眸盯着她,慢慢敛下双眸中的逼迫,渐渐变得克制而温柔。

  可是,如果是妾的话,在吴国,那就相当于一个下人,不通过官府,主家的人可以随时的发卖打骂,一个不顺心便可以将她转手妓、院,相当于整个命运都是掌握在别人手上的,根本难以反抗。

  “想必,这位如此貌美的姑娘,就是长安城里非常有名的魏小姐了。不知……您刚才说的小宫女是……”

  深以为乐。

  “你做的?”乾荒清冷而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问道,让人心底一颤,“很好吃。”

  这是什么颜色?

  胡管家恭恭敬敬的带着魏若水向前走着,越过花园的假山,便看到了一身金光闪闪的太子背着手站在石凳旁,一副似乎等了她很久的模样。

  “什么点?”胡嘉站在一旁听得愣愣的,也不自禁的开口问道。

  不得不说,这个小弟,十分称职。

  魏若水客客气气的说道,反让对方不屑的哼了一声,抱住了胳膊。

  魏若水赶紧改口,头皮发麻的由着这女子打量着,却让身前的楚莹脚步一滞,疑惑的看着她。

  说实话,如果说晖王具体造反的时间,她其实也早已经忘记了,牢房中时日绵长而混淆,她饱受折磨摧残,唯一记得的,只有自己死之前被人拽着头发的说道,“晖王胜利,杀人祭器。”

  作者有话要说:  乾荒:胡嘉,你从今天开始负责去倒黄字号房间的“恭桶”。

  而胡嘉则仿佛非常习惯了一般,十分熟稔的低头听令。

  魏若水疑惑的问道,这才问出了这件事情的重点。

  胡嘉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随着脸红的大理寺卿匆匆的离开,去处理其他的犯人交接问题了。

  乾荒看着地上的尸体,皱紧了眉头,一想起自己刚进来牢狱时门口七横八倒的尸体,便感到一阵心悸,表情也更加的阴鸷。

第39章 替夫分担工作

  乾荒看着她十分窘迫的模样,轻柔的笑了笑,勉强收回了自己直盯着对方的视线,将手里的饭食放在了桌子上。

  “这幅画,是我未见到你时,胡伟跟我说过的,我想象中的你,你觉得,画的可好?”他轻声的问道,一种仿佛把魏若水叫到这里,只是为了商讨丹青一般的语气。

  魏若水将他胳膊上乱缠着的纱布解开,露出鲜红的一道血印,也许是上了药的缘故,伤口已经微微结痂,并不算是很深,但还是看起来微微有点狰狞,格外吓人。

  魏若水看了一眼胡伟的暗示,匆忙的将手里啃到一半的烤玉米给放了下来,焦急的看了眼身旁的白灯。

  但魏若水却十分奇怪。

  身后的犯人们惊讶悲愤的议论纷纷着,一声不远处的尖叫打断了他们的讨论。

  而逃出来的时候,清冷的风让他越想越后怕,担心整个家族的后果,谁想,却遇到了喝醉酒想要出宫的奎林将军,心下一计,便一把将他打晕了,带去了流月宫。

  不光如此,魏若水现在,日常所用的,是乾荒送过来的东西,日常所穿的,是乾夫人送过来的衣服,就连最近的一日三餐,他俩都因为怕魏若水吃烦了,而每日换着花样的从天香阁给她带过来自己喜欢的。

  据他自己说,因为这一爱好,他自己还记录的有一个手册,上面记载着所有长安城的世家小姐的详细容貌对比,还分别打分,被不少的世家公子所传阅,销量极好。

  这大晚上的,太子不在,太子妃的卧室里却传出了男子的声音……

  “乾夫人好。”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总裁夜夜爱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