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会儿李庆天这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拿出了一块玉简,给温文海去了一封信,他知道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做什么,他要是做了,那上清宗就真的完了,上清宗的传承都会断掉,所以他必须要等,要等到真正大战开始的时候,他在对付影界的这些家伙。

第八百五十八章 试探

不过影界的人并没有在使用那一次的攻击,而是在拼了命的进攻血杀宗的防线,特别是那个缺口那里,更是他们重点攻击的目标,而血杀宗宗的做法就是,把能量弹大量的集中到那个缺口前面,挡住影界的进攻,同时在那个缺口那里,也要集中起大量的修士,准备跟影界的人近战,同时在后方,把法阵船给调上来,堵住那个缺口。

不过也是因为想到了李庆天,他们这才发现了另一件事情,李庆天并没有参与他们这一次的行动,甚至李庆天他们都不见了,不只是李庆天不见了,与李庆天有关系的人也都不见了,还有一个不见的人,就是温文海。

这件事情让影界的人感到十分的吃惊,更让云海境这里的人感到吃惊,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好像一直了隐藏着一股势力,这股势力的实力还不小,而现在这股势力消失不见了,在一想到血杀宗宗主赵海也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他们也就得到了一个他们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结论,那些人全都是赵海在下界的手下,现在全都跑去赵海那一边了。

“你,放肆!李庆天,这话你也能说得出口,不要忘了,现在各大宗门全都要与影界合作,我们不跟影界合作,那我们难道要等死不成?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上清宗好,反到是你,一直帮着魔门说话,你居心何在?”

三天后,温文海来到了他们院子,李庆天他们也已经做好准备了,温文海领着李庆天他们往防线那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对李庆天他们道:“这一段时间,影界的进攻更加的无力了,看样子他们也发现,没有办法攻破我们的防线了,不过我想他们不会那么轻易退兵的,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他们要是退兵的话,那么我们就会趁机进攻,到进候云海境那里怕是就要保不住了,所以他们还会留在这里跟我们对峙,等到雾桥要消灭的时候,他们在退走,所以时间上,还是够的,你们也不必着急,可以慢慢的进行自己的计划,但是也要注意,影界那里的那些家伙,一直都不信任云海境的人,他们也一直在消耗着云海境的实力,这也是他们惯用的方法,你们去了之后,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他们发现。”

虽然说温文海有两个真传弟子,但是关于情报情,他却是没有跟那两个弟子说过,所以那两个弟子只是感觉到温文海有些神秘,可是情报却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因为温文海还是不能完全的相信他们。

说到这里赵海又停了一会儿,随后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后来发我现,影界的人与我们修真界完全的不同,如果说我们修真界是阳,那么影界就是阴,他们有自己的体系,有自己的飞升方式,有自己的法器,他们有自己的上界,与我们影界完全的不发生关系,也就是说,我们修真界的人要是正常飞升的话,是绝对不可能飞升么影界去的,影界的人要是飞升的话,也完全不可能飞升到我们修真界,这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一样。”

就在上官清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然他的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上官清一愣,接着神情一凛,他所在的这片区域,虽然是上清宗的大营,但是这里却是上官家的地盘,外面有上官家的弟子看着,一般人是不会靠近这里的,就算是有人来了,上官家的弟子也会出声询问,是不会敲门的。

温文海沉声道:“当然,影界的人有八层的可能,会在我们的身上种上禁制,而这种禁制,可能会十分的特别,一般人是没有办法解开的,只有我们能解开,李长老要是不相信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我们可以把一切都放到事情发生之后在做决定,你看如何?”

接着两人就进入温文海的静室里,温文海看了两人一眼,沉声道:“事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在多说什么了,利用这一年的时间,好好的修练吧,等到一年之后,千年之战真的开始的时候,我们也要参战,然后以参战的名义,进入到了血海境那里,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直接的去找宗主了。”

李庆天笑着道:“早就出关了,去了温长老那里一趟,知道了真实幻境的存在,我也是刚从真实幻境里出来,你们可进去过?”李庆天也差不多知道了,他可能是最后一个进入真实幻境的,所以才会直接就说出来,最后这一问,不过就是随口问的罢了。

就在赵海的手印刚刚结成的时候,突的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突然向赵海袭来,赵海一愣,随后他就见到一根巨大无比的手指,正从影界那里,直往防线这里点来,他没有看错,就是一根手指,但是这根手指看起来却是巨大无比,长度达到了百米左右,但是让人感到吃惊的是,这根手指看起来好像不是能量组成的,而是一根真正的人类手指,这根手指的皮肤白晳,手指上的纹路因为变大,都可以让人清楚的看到,但是这根手指却带着强大无比的气势,让你感觉到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挡住他一样,你甚至都升不起一点儿的反抗之心。

防线外面的影界大军攻击这一脱节,防线里面马上就发生了变化,血杀宗的骑兵大队,突然冲了出来,直向那些进了瓮城的影界大军进行冲锋,血杀宗的骑兵大队,绝对是他们手城的一张王牌,这张牌一打出来,几乎就会起到一锤定音的做用,现在也是一样,血杀宗的骑兵大队直接就在影界大军的中间,杀出了一片条路,所过之处,所有影界的大军,全都在第一时间变成了黑烟,直接就被灭掉了。

曹骏点了点头道:“是啊师尊,我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也是云海境那里的人,而且我们在那里认识的人可是不少,师尊难道就看着他们被影界的人当成炮灰,最后被宗门里的人给杀掉吗?你也看出来了,宗门里的人,对于敌人,可是从来都不会手软的,他们可不会管你是不是被迫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李庆天决定在闭关一段时间,不过这一次他闭关只是决定足不出户的在自己的房间里好好的修练一段时间,什么时候能炼制成身外化身在出去,他要把全部的精力,全都放到这件事情上。

当然,这个消息只有很少数的人知道,所以也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但是这件事情却像是一根刺一样的横在影界那些人和玉清子他们这些人的心里了,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个对手,好像比他们想像的还要强。

但是常军不知道,这个时候,正有一群人,正呆呆的看着防线这里的大战,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其中一个年老的人开口道:“这应该是上界大能的攻击吧?是影界的上界大能在进攻防线?”说话的这人自然是李庆天,他们之前本来还想要看看血杀宗的简史,好好的了解一下血杀宗,不过温文海却把他们全都叫了出来,温文海知道防线这里正在大战,他还是有些担心这一次的大战的,所以想跟大家一起出来看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是玉清子最先提出要与影界结盟的,也是玉清子与影界的人接触,最后促成结盟的,提出请影界的人来当教官的,也是玉清子,这一切几乎可以说是玉清子一手推动的,如果说玉清子与影界的人没有什么关系,李庆天第一个不相信,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李庆天才会感到无力。

李庆天看着温文海,微微一笑道:“当时温岛主你刚刚飞升,在云海境这里也是人生地不熟的,难道说温岛主就没有想过,与你同一界面的人联系一下吗?温文海所在的界面,不可能没有人飞升,只有你一个飞升吧?”李庆天看着温文海的脸色,他想要看看,温文海在听到他这话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不过如果只是一般的试探,那么凭着他们的防线,就完全可以挡得住,没有必要担心太多,要是影界的人真的进攻,对于血杀宗来说,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坏事儿,他们也正好可以从影界的这些进攻之中,看出影界的虚实,看看他们到底真的想要进攻,还是在试探,同时也想要看一看,影界的人,在现他们这个防线的战斗力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从他们的反应之中,也可以知道很多的事情,而这些对他们双方以后大战,都会起到一定的做用,也算是收集情报的一种方式。

李庆天摇了摇头道:“不会,如果我们的猜测是真的,他们就更加的不敢动我们了,因为他们动了我,就等于是打草惊蛇了,就坐实了他们的身份,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把他的身份给分开出来,他就完了,在说了,我这把老骨头,可也不是一点儿都动不了,想要对付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们做好准备,要是我今天晚上不能回来,就把这件事情上报宗门,因为那代表着,温文海他们就是魔门中人,而且他们潜伏到云海境这里,就是在图谋不轨。”

不过温文海现在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他把这件事情通知了丁春明他们,也通知探海宗所有人,让大家尽量的潜伏起来,越是低调越好,尽量不要引起人的注意,所有打听消息的事情,也全都停下来,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实力,等到双方大战的时候,他们就可以为赵海出力了。

李庆天他们都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们已经想到了,早在没有进攻血海境之前,他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点儿了,要是他们现在被云海境的那些弟子发现的话,那些弟子一定会第一时间把他们的消息告诉影界,而不是帮着他们。

虽然影界那些人的伤亡并不大,但是他们也没有占到便宜,他们很难攻到影界的防线这里来,就算是攻到了影界的防线这里来,他们也要面对血杀宗的弟子,想要攻破有血杀宗弟子所把守的防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李庆天摆了摆手,领着众人后退了一段距离,等到了大营的十里之外,李庆天这才对众人道:“现在天色还早,我们等一等,等到天色暗了之后,在慢慢的潜入到大营里去,之前宗门一直没有反击,也没有派人进入过他们的大营,他们的防御应该不会很强,我们应该能顺利的潜入大营,等我们潜入大营之后,先找到我们上清宗所在的地方,然后潜进去,看看情况,如果有机会,我们就想办法与上官清家的人接触一下,明白了吗?”

温文海却是摇了摇头,接着沉声道:“我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宗主怎么说就怎么做好了,像我们玉清岛,还有什么好准备的吗?”温文海也听出了李庆天话里的意思,他这么说也是明确的告诉李庆天,宗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是不会跟宗门对着干的。

玉灵子和玉阳子一听他这么说,都是一愣,随后觉得,这也没有什么,请影界的人来当教官,又不是说到了战场上的时候,还让影界的人来指挥他们的弟子,他们可以从影界那里学到一些战阵方面的东西,还不会让影界的人控制他们上清宗,这可是好事儿,所以两人也没有反对,全都点了点头,同意了玉清子的话。

李庆天看着手里的石粉,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玉简里的内容十分的简单,就是让他等机时间,而且这种把玉简变成石粉的手段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知道对方这么做,就是为了消灭证据,他与温文海联系用的全都是玉简,他看过玉简里的内容之后,玉简就会化成石粉,这样别人就算是想找到他与温文海联系的证据也不可能,可是这种手段,温文海会,他却不会,这也让他对温文海和温文海背后的势力更加的好奇了,因为就他所知,整个云海境,就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儿。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hologoogle.com

本站崔永元新浪微博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